您所在的位置:工业4.0>正文

工业的死敌是互联网化 | 警惕制造业BAT化

聚行业--工业4.0 微信   作者: 知识自动化  2017-08-26 11:02

工业4.0-全文略读:如果按照”互联网化”的思维来引导中国工业,中国制造业会再度错失攻坚机会,穿着华丽的外衣进入“制造业空心化”时代。相关阅读:智慧院所是中国工业的最大特色 | 工业新概念美国制造的能耗变革 | 美国制造创新研究院系列解读工业4.0遭遇中小企业病作者简...

中国两化融合的大会昨天正式开幕。值此中国制造业急需动力转换和模式转型之际,两化融合仍然是中国工业上下齐心的重要抓手。

图1:2017中国两化融合大会

两化融合的大会,看上去是“工业化+信息化”,但其实也包含了“制造业+互联网”。工业化和信息化要融合,制造业与互联网也要融合,二者的区别是否真的存在,或者区分二者有何实际的意义?中国的汉字丰富的含义,为概念旗手提供了变换花样的无穷想象。

城头变换大王旗,奈何土墙依沧桑。制造业的主战场,充满了各种外部的诱惑。

然而这次两化融合透露最大的亮点,不是两化融合找到了全新的方向,而是大会上出现了全新的企业家面孔:互联网巨头。

制造业是数字经济主战场

这个话题是不是很漂亮?制造业跟当下全世界最热的“数字经济”连接在一起。中国制造业终于有了无数的关注和热忱。


可惜,你应该猜不出这句话是谁的。但这肯定不是工业领域企业家所说的,制造业没有几份这样的豪气。近几年新动能转换,制造业吃尽苦头。

是啊,这是腾讯老大马化腾给制造业带来的新热血。这位企业话语权可以说权倾一时的当家人,认为两化融合成功的关键,在于“中国能否形成软件、硬件和服务三位一体的智能平台和创新生态”。


两化融合十来年的工作突然有了亮点,一朝被互联网老大来指点,一朝似乎被“互联网+”点破。工业化+信息化一时间似乎以理解是工业化+互联网化。当然互联网化还有个响亮得多的名称:互联网+。


其实,只要对比一下前几年的园区和工业用地的热闹景象,这种语句格式,完全可以换成“制造业是工业地产的主战场”。

那个时候欢笑的是房地产商,但他们是旧能量,还只是闷声发大财。还不会像现在新动能的傲娇,发了财,还要跳出来指点工业该如何走。


工业是互联网的附庸?

德国在IT和信息产业发展迅速,SAP是欧洲最大的软件公司。然而在互联网领域,德国几乎是完全缺席了所有的赛道。这应该是德国提出工业4.0的背后的一个深陷恐惧的背景。


德国有很强大的制造业,是制造设备的源头,是工厂的工厂。然而,德国最强的五家工业公司(戴姆勒、西门子、宝马、大众、蒂森克虏伯),市值加起还不到4000亿美元,达不到美国一家公司微软的市值,离谷歌、苹果差的更远。


互联网公司会不会把德国制造业的价值给边缘化?这是德国工业界整体上的焦虑。


前几周美国科技股闹情绪,苹果、谷歌母公司Alphabet、微软、亚马逊以及Facebook公司这五大美国科技股蒸发的总市值,达到惊人的1200亿美元,而全球知名的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目前的市值为1180亿美元。换言之,五家IT与互联网公司打了个喷嚏,就足以放倒世界上最复杂制造业代表的巨头。

这种警告性的意味,给美国工业巨头GE等,也有着同样类似的压力。

二十年来,互联网公司的高速发展,创造了大量的价值。创造价值的根本在哪里?比如谷歌,通过什么方式创造价值?谷歌是优化既有的信息资产,把根本不属于自己的信息进行优化,然后重新分配消费者,然后对此进行收费。对信息资产的优化,成为谷歌的王牌。同样,FaceBook对完全不属于自己的人际关系资产,进行了重新的梳理,造就了全新的社交互联网帝国。


表1:部分互联网公司的资产类别和产权属性


如果巨大的工业资产一旦被优化了,那么巨量的设备资产,全部都是别人的。设备的拥有者,只能处在一个边缘的位置,等着水龙头的主管道,来分配水资源。


工业服务Digital Service,,显然具备更好的价值。那些在这个设备上面提供服务的平台,将得到更多的价值——这是工业界最为担心的事情。设备资产的财务所有者,将一律成为边缘选手,一切由平台的拥有者来分派价值。


而互联网巨头们还在当着中国工业的面,向工业兜售,“软件、硬件和服务三位一体的智能平台和创新生态”。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工业的智能平台意味着什么。

如果你还是不明白,马化腾昨天干脆在大会上直接点出来,“工业企业用云量将成为两化融合重要指标”。

看来,两化融合贯标体系,要迎来新指标了。


云由谁来建设,看上去当然是无所谓的?但工业云,上面跑着的可是代表未来真金白银的“数据石油”。如此下去,阿里云、腾讯云、SAP云才是新石油寡头。

而且,数据就是”数据牙根“。如果将来想把数据从平台上迁走,那就是拔掉满口牙。谁是生态林的大老虎?这像一个可怕的未来童话。


工业地产商,只会让制造业变得更穷;而互联网化,却是要让制造业成为互联网巨头的奴隶——数据奴隶。


制造业会不会彻底沦为互联网的附庸?这是世界工业巨头清醒的认识,也是他们心底的恐惧。似乎只有在中国,才会把互联网巨头,当成是制造业的救星。


警惕制造业BAT化

如果互联网的因素在在制造业中过热,势必出现“制造业BAT化”。如果细心一点观察,工业领域的话语权,也正在旁落。


谁是中国最著名的工业网红?


董明珠?雷军?

他们毕竟还是在老老实实干实业,他们最多只是利用个人网红的身份做了一些营销而已。真正在影响工业领域思维,工业政策和工业舆论,那才是工业领域最厉害的角色。


中国工业最大的网红,第一是马云,第二是马化腾。BAT们,正在深刻地影响工业领域的发展。看看马云的“新制造”定义,看看马化腾的“数字经济”,你就会发现他们正在试图深刻地影响着工业思维甚至工业政策制定者,向他们所期望的另外一种方向发展。


董明珠做不到影响舆论,因为她几乎是一个人在战斗。而马云们固然有个人口才的原因,而背后是他们投入巨资系统性地建设顶层设计理论,阿里研究院、腾讯研究院的各种研究人才,正在为这些工业网红大佬们提供大量的炮弹。


董明珠、宗庆后等工业奇才的口才再好,在辩阵、在观点如何能够跟一群虎狼之师的参谋军团相抗衡?今年两会上,马可波罗瓷砖董事长黄建平抱怨淘宝网上的假货,严重影响制造企业的发展,马上被“阿里小将”舆论群殴失声。“阿小将”甚至喊出来“阿里是100%的实体经济”,偷换概念,声东击西。得了便宜还能卖好乖,阿里是中国排名第一的傲娇公司。

舆论话语权之后,大家都知道“虚实之争”背后其实就是政策的争夺、就是影响力的攻守。

与此同时,随着互联网+在制造业的大热,随着人工智能也要被引入制造业的主战场,BAT在制造业正在掠走大批人才,严重干扰正在进行的中国制造的底层基础。工业需要通过软件来强化未来,但软件人才却是制造业的稀缺物。但对于意图抢占工业命脉的互联网巨头而言,制造业的最为宝贵的人才,将是他们轻松扑杀的猎物。


BAT就是中国制造战场的猎鹰。

算法是一个绕行动物,它必然只会从最容易解决的地方入手。正如炙手可热的大数据分析、云计算,在社会大数据领域(例如阿里的蚂蚁金服等,对人的行为和信用的判断)是很容易解决的:数据量巨大,但规律明显。而对于工业领域与的数据,由于面临着机械学、光学、热学、电磁、材料、流体等多种复杂学科的相互影响,工业大数据的分析,则要困难的多。用所谓的数据算法,干扰中国制造实体工艺的进步,将是中国制造最大的悲哀。制造业BAT化,将引领中国工业走向另外一个斜坡,而攻坚主战场的时机,将再度被延迟。


小记

两化融合是中国最大的工业国情,两化“深度融合是一种语词修饰的进步,但“深度”的原因绝对不是互联网化。如果按照”互联网化”的思维来引导中国工业,中国制造业会再度错失攻坚机会,穿着华丽的外衣进入“制造业空心化”时代。


相关阅读:

智慧院所是中国工业的最大特色 | 工业新概念

美国制造的能耗变革 | 美国制造创新研究院系列解读

工业4.0遭遇中小企业病

作者简介

林雪萍:南山工业书院发起人,北京联讯动力咨询公司

请加关注,长按上图看原创

84